看片app永久免费

12 6月

看片app永久免费

借问虎贲将,从军凡几年。杀人宝刀缺,走马貂裘穿。

山雨醒别酒,关云迎渡船。谢君贤主将,岂忘轮台边。

《送刘郎将归河东》

唐代:岑参

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
河东道,太原府,北都城内,一场行宫中新开的朝会刚刚在钟鼎声中结束,而走出来许多朱紫冠带、璎珞绶带飘摇,二手捧牙勿或是团袖抱着玉版的身形来。

其中依旧保持成行成群缓步走得四平八稳,而在细碎声中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,便是当地门第出身得汉姓大臣;而三三两两虎虎生风或是手舞足蹈,伴随着大跨步喧声不停得,便就是来自代北诸多藩将了。

而在其中一个隐隐被簇拥起来的群体当中,身为最为年长的李嗣源(邈吉烈),与身处另一个小团体当中的李存信(张污落),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式的眼神。

虽然,他们作为如今河东第一人的李克用麾下,最为得用的诸位养子兼做心腹大将;表面上意识风光无两的,但其实相互之间也分为三六九等的亲疏远近次序。

期间以沙陀族朱邪氏本部出身最受信重和优遇;其次是同属沙陀三姓的其他两支萨葛、安庆氏族出身;再次之则是早年追随起兵的代北旧部出身;然后退浑、鞑靼诸胡,最后才轮到在河东汉地收揽和招纳的军将。

因此他们各有特色而趋向不同,在军中形成了若干个小团体。比如排行老三的李存勖,身为李克用唯一成年的亲生儿子,几乎就是无可动摇的第一人。就算是不去刻意结党,也自然有的是人聚附在他身边。

而身为名义上老大哥的李嗣源(邈吉烈),则是以沉厚寡言行事恭谨著称,又是沙陀三姓中朱邪氏部众的出身。十三岁便追随沙陀族首领李国昌征战,又在败走阴山北时,依旧对朱邪氏父子不离不弃;

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

因此,在李克用的诸假子之中,当之无愧的资历最老而深有威望和影响力;如今更是官拜鸦儿军左都指挥使,而统领李克用赖以起家的本部精锐与核心人马。

相比之下,排行第五的李存信(张污落)出身就差了许多。早年他只是个附庸杂胡的牧羊奴,因为聪慧机敏而多计谋,通晓四夷语言,能识别六蕃书,而精通骑射;乃至蒙前沙陀酋长李国昌的提拔在身边侍奉;

在追随了李克用之后一事被委以要任,如今更是左押衙虞候身份辗转军前,同时暗中执掌伺察内外和消息往来的机要之务。

然而是他最讨厌的人和对头,却是排行最末出身北朱邪氏征服的杂胡,而以骁勇冠绝诸假子之间的李存孝(安敬思)。因为早年这位并持过人之勇而屡屡与之争功,因此长时间下来早已经是互相厌恶对方,而日常里形同水火。

然而这位天生神力而武艺非凡,生性莽直义烈又几乎每战无不克捷;因此在军中声势和影响力上,始终稳稳的压过他一头而无可奈何之。直到这一次意外的机会,同样暗中早有不满的老大哥李嗣源推动了一把。

最终促成了派遣李存孝阴入使团,前往长安暗中窥时太平贼虚实的决定。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变得简单了许多;甚至不需要刻意的交流和沟通。

作为监管消息来往的李存信,自然有得是不动声色的办法和手段,将李存孝的身份暗中透露出去;然后再让河东复辟的消息与招还使者的命令,在路上多延迟上那么几天;太平贼方面自然会完成剩下的结局。

然而,在这两个短暂交汇而过的小团体之外,却也不是没有人隐隐察觉到其中问题和蛛丝马迹所在;他便是排行第二,身材瘦小但精明强悍,颇有胆略和沉着坚毅著称的李嗣昭;

他本名韩进通,原是是代州刺史李克柔的养子。在李克柔战死雁门之后,他连同麾下代州兵马被李克用收并而纳为假子;官拜衙内指挥使而仅次于鸦儿军左都指挥使李嗣源。

因此他不但是代北旧部当中的主要山头之一,也是其他几位汉姓大将出身的假子李存进(孙重进)、李嗣本(张养性)、李存贤(王贤)等人的主心骨。

然而,他只是在左右簇拥之下面色如常走出行宫拜别而去,的径直回到自己的宅地当中,才相继招来几名可靠的亲兵,让他们分别给驻守在外的几位汉姓假子,递送出了口信去。

安排完了这一切之后,李嗣昭才眼神闪烁着心思深沉的重重叹了一口气,叫人拿来了温好的酒菜,赶走了所有的侍从人等,姑且对着墙上挂着的《河东表里山河图》自作自饮起来了。

虽然如今河东镇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形势大好,但是在正当风光鼎盛之下,却是令人忧心的颓势难掩了。要知道,河东之地因为崔安潜的入关大征,早已经被挖地三尺式的罗括尽了民力,就连高门豪姓之家也是未免于难。

因此,太原城内的那些高门甲地,才会痛定思痛的在关键时刻背弃了朝廷的守臣郑从傥,而将朱邪氏为首收外来的代北藩汉联军,给迎进城来意图改易局面。

但是新入主的代北联军,同样是要面对一个遍地残破而民生凋敝,处处怨声载道的河东腹地;因为早在此之前,沙陀军就数度超掠过河东境内,然后在围攻太原城的时候,又在境内足足肆虐了数月。

然而还没有等他们站稳脚跟,就地开辟和挖掘出更多的财赋来赡养军马和休养生息。那河中王重荣就乘势攻杀过来了,顿时就让偌大河东镇的地盘缩水了一大半。

等到再度击退了王重荣之后,自北都太原所获的储集也被消耗大半;为了解决困顿同时是开源节流的需要,又发动了夺取上党昭义军故地的战事;然而在这里同样也是进展不顺。

仅仅才占了泽州两个县之后,就迎头撞上了自东面河北境内杀过来的成德军,好容易历经艰险杀败了成德军的势头,却又不防又有来自南面怀卫的河阳军乘虚而入夺去了潞州大部。

然后祸不单行的是,卢龙镇的李可举也再度出兵攻陷了,雁门以外的代北各州大部;就连他的养父李克柔也战死在了雁门前;不但失去作为沙陀族发源和崛起之地,还断绝了来自塞外的支援和输送。

除此之外,追随朱邪部来自代北的十数万各族部众,在迁入河东(晋中平原)之后,同样需要地方供养和维持;于是他们就只能强取豪夺与地方百姓,而四处侵占田土以为耕牧。

以至于地方哀声遍野而民情鼎沸,而他们这些汉姓军将亦是难免有些兔死狐悲式的心有戚戚栽。也可以说,自他们进入河东以来各方战事一直打个不停,钱粮像是流水一般的泼使出去。

然而,作为外来势力的代北军将们,却是并不擅长安民生产的治理之道,也没有足够征收和编派民间的耐心,而只能将主要的钱粮税赋徭役诸事,多委之以地方的豪姓大族。

于是,他们这些名为晋王李克用假子的大将们,同样也要开始面临资源有限和财赋匮乏之下的隐隐竞争局面了。当然了,其中最好过的当然是他沙陀本部和附庸部族出身的兵马了,总是能够得到足额和优先供给。

而在一轮轮排资论辈下来,被编排在最后形同垫底存在的,则是他们这些唐地出身的汉姓军将及其部属了。虽然在账面上空有不少数量,但是装备和训练都是低人一等。

而且,他们不但在钱粮兵员上供给不足而只能就地筹划,同时还被各自分派到了外围临敌的险恶之地,而让沙陀本部为首的藩军作为应变的机动人马,以保实力。

在这种内外有别、悬殊相差的情况下,曾经所谓的父子情谊,所谓主从恩义,所谓的朝廷名分大义,都变得有些苍白无力起来,而只剩下赤果果的利益之争。

更何况,现如今那位养父大帅在那些高门氏族的蛊惑之下,执意要复辟李唐而建朝称王,更是在如今这种鲜花热油般的局面下,向着不可测的将来又推进了一大步。

所以,李嗣昭也必须为自己及部属的身后诸事和退路考虑一二了。想到这里,他突然有些怀念起“阵没”在长安的“义儿军”副使李存璋了,若是有他在此的话,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孤掌难鸣了。

因为,他乃是晋王诸多汉姓养子之中,资格够老(协助年轻时的朱邪翼圣攻杀过大同军防御使段文楚)又善于治理和经营的异数。

而在千里之外的河西到境内,被人所念叨的李存璋,却是身先士卒的端举着一付铁面牌;健步如飞的踏着颤颤抖擞的云梯,一鼓作气的顶着箭矢和抛石如雨,冲杀上了兰州州治的金城墙头。

然后,只见他在左挡右格的数下转身之间,就将挺持着挠钩和叉把不断紧身戳刺而来的守军,被接二连三的拍倒在地上;或是反扫下城头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