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个小草app

26 7月

有个小草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对于仙池一方的说法,夜行天显得嗤之以鼻,“们擒我弟弟便是理所当然?”

“诛杀魔头,顺应天意,造福百姓,自是理所当然之事!”雷啸腾开口,声音洪亮高亢,响彻九重天,一副正义凛然之色,盖世仙威惊艳绝伦,脊背上的八条仙脉呼之欲出!

看到此处,乌恒不由觉得滑稽,雷啸腾在暗自里便培养了魔修,如今却能作出一副与大魔头势不两立的态度,实在虚伪至极,也可以说演技扎实!

然而知道巨人族也有一尊大魔存在的事情,除了乌恒以及他告知过的几人,仙域修士并不知晓。

有诸多不知情的小修士心怀崇拜,钦佩雷啸腾的一身正气。

“雷啸腾嫉恶如仇,正气浩然,当乃盖世人雄!”

“当面和夜行天这尊大魔叫板,威风啊!”

连坐在乌恒身边的吴海都是心怀崇拜之情,高深喝彩道:“雷啸腾不愧为巨人族一族之长,大魔夜行天降至,他却丝毫不变色,敢与其叫板!”

“那不过是夜行天的一具化外分身罢了,若真身降至,雷啸腾还威风的起来吗?”乌恒摇头一笑道。

吴海道:“化外分身?赵恒兄有没有搞错,如此真实的大魔气息,是一具化外分身能散发出来的?”

“不会有假,那的确只是一具化外分身。”乌恒口吻确信,他以天眼观察,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实情,想必那些镇定自若与夜行天叫板的大人物也早就看出来了吧!

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

“我可不信,一位位大人物都爆发出了仙威,自然是打算迎战夜行天,如果是化外分身,何必如此严阵以待?”

“故意的罢了,装腔作势而已,仙主人物是想让大家看看自己有多强大,拥有足矣抹灭夜行天的实力!”乌恒嘴角擒着冷笑。他虽还没听过夜行天的事迹,但到了此时此刻的局势,已经明白屠魔大会就是专门针对夜行天而举办的。

如此多仙主人物齐聚屠魔大会对付一个人,那么这个人定然超凡!

“今日.本尊前来,只是想看看们所谓的屠魔大会是怎么个屠法,如今一看,原来都是些虾兵蟹将,实在提不起什么胃口来。”夜行天语出惊人,以蔑视的眸光扫向现场诸多仙主人物,犹如顶天地里的魔神,双手横抱在胸膛上,挺直站立在黑云上,长发猎猎,黑发浓密,双眼犹如不断旋转的深渊般具有黑暗侵蚀力。

那双眼睛特别恐怖,充斥许多负面情绪,连仙主人物都不敢与其凝视太久。

唯独乌恒还算平静,可以直面迎对夜行天的眼神。

他觉醒灭世道魂,一旦灭世道魂祭出,任何大魔都难以在气势上压制住他。

“夜行天,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,但以化外道身前来,实在有些藏头露尾的嫌疑,若觉得我们是虾兵蟹将,何必不以真身出现?”莫千云冷晒,身穿大红长袍,须发皆白,但并无垂垂老矣之势,反而浑身气血雄浑澎湃,眉宇间透露着几分英武不凡的气场。

夜行天黑发飘扬在风中,浑身魔气冲天。他神情很淡漠,略带讽刺意味道:“不以真身前来的原因,想必们已经很清楚,何必在此虚伪叫嚣?”

天仙池有女娲帝图镇压,谁敢来此造次?

女娲帝图是否存在,还不确定,可若是真的,不到真仙境,谁都是有来无回的结局。

没人会愿意以身犯险,特别是到了这样的境界。

“到时候本尊亲自前往们所埋伏地点,看们能有多少能耐!”不待天仙池一方回话,夜行天的身影渐淡,留下一句激荡在长空中的话语。魔威盖世,无与伦比,一人前来天仙池震慑诸强,最后飘然离去。

“原来是化外道身!”一些封神传奇境的修士此刻才忽然醒悟,先前黑云遮天蔽日,大魔气机笼罩整个天仙池,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,所以真以为是夜行天降临,直到夜行天化外道身消失,他们才得知事实。

“我说夜行天怎么那么胆大,敢强闯有女娲帝图镇压的天仙池!”

“一具化外道身就已经有如此迫人气场,其本尊不知得有多恐怖!”许多修士一经联想,额头渗出豆大汗珠。

“还真是化外道身,赵恒兄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吴海大感惊异,想必刚才除了在场大人物,没更多的人有能力看出事情了吧?可赵恒一直很镇定,仿佛局势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乌恒道:“这个还需要看吗?随便想想就能猜出来了,如果夜行天敢来天仙池,各大仙门直接激将他来天仙池一战就好,何必还另需找一个埋伏地点?”

“也是啊,夜行天的确有说会亲自前往各大仙门的埋伏地点,不对劲,似乎他没说埋伏地点时就看出他是一具化外道身了!”吴海面露纠结之色,感觉脑子一片混乱。

乌恒道:“反正但凡用点脑子去猜测,就知道夜行天不会本尊驾至天仙池。”

“是吗?”吴海有些尴尬的挠着脑瓜子,莫非是因为自己没脑子,所以才会猜测不出来?

此时,一直没个正经观察各路美女的老花棍恢复了仙风道骨、高深莫测的形象,深邃的眸子遥望长空,喃喃自语道:“时代真的变了,连大魔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!”

见状,乌恒知道玉虚真人出现了,连忙凑到老花棍面前,沉声询问道:“玉虚前辈,您认识他吗?”

“不认识,想必近些年才出世的一位大魔,亦或者在久远的年代中被高人封印在神石中,让其这一世才出现!”玉虚真人摇头道,浑身古意盎然,口吻平和,让人能在其身上感受到一股远久的岁月感,很厚重、沧桑,经历了太多历史大变故。

“们在说什么呢?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,玉虚前辈又是谁?”吴海看着这二人神神秘秘的对话,满头雾水。觉得此时此刻,赵恒不再是自己所认识的赵恒,老花棍也不再是自己所认识的老花棍。